这首词的豪放是:楚切的秋风飒飒吹过 首页

发布日期:2024-06-09 18:15    点击次数:108

唐代文学界群星妍丽,要说诗写得最佳的,当然非李白、杜甫莫属;但淌若提及词,那有一个东说念主不得不提,他等于“花间派”始祖温庭筠。这个缔造没落贵族的大才子,一世目无余子,却唯有对写词这件事情有独钟。他的情词老是那么苦处动东说念主,不管是“过尽千帆齐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”中的痴痴恭候,仍是“一叶叶,一声声,空阶滴到明”的雨夜相念念,都是惊艳众东说念主的千古名句。

今天小编要和群众共享的是温庭筠的一首《玉胡蝶》,当相念念入骨碰到秋风孤寂,便成了这首绝好意思之作,短短几句好意思得令东说念主心醉,其中10个字更是被誉抵得上欧阳修几百字的《秋声赋》。

《玉胡蝶》-(唐-温庭筠)秋风楚切伤离,行客未归时。塞外草先衰,江南雁到迟。芙蓉凋嫩脸,杨柳堕新眉。摇落使东说念主悲,断肠谁得知。

这首词的豪放是:楚切的秋风飒飒吹过,让东说念主感受到一点冷意,辽远的东说念主儿还未归来,心中的忧伤难以甩掉。想来当今塞外的草也已枯萎,可这江南来的大雁却迟迟莫得抵达。我昼夜盼着你归来,芙蓉般的脸庞坚忍如花凋零,新眉也似杨柳飘落。一阵秋风吹过,百花遨游而下,让东说念主心中更添一分追悼,但这么断肠的相念念又有谁能知说念呢?

词的上片前两句,一句写了畴昔的分裂,另一句写出了当天的盼归。“秋风楚切”既映衬的是当日分裂时的女主东说念主公的伤离情,也衬托出当今念念念丈夫的愁苦,女子等了多久咱们无从判辨,但她的愁苦全在这飘飖在这秋风中。

上阕扫尾两句写得很高明,“草先衰”“雁到迟”的这组对比,被晚清知名词东说念主陈廷焯评为抵得上欧阳修的《秋声赋》。欧阳修的这篇赋是悲秋名篇,行云活水写了几百字,而温庭筠却仅用这10个字就写尽了,令东说念主颂赞不已。其中“江南雁到迟”有两层意念念,一层是丈夫迟迟未归,另一层“大雁”在古代一般标识家信,东说念主没回首,家信也莫得,念念妇伤离之情坚忍显而易见。

下阕前两句连用“芙蓉”和“杨柳”两个比方,将念念妇的近况写尽。女为悦己者容,丈夫不在,莫得悦己者,是以当然粉黛也不施了,蛾眉也不画了,任由我方如花般凋零,柳永那句“为伊消得东说念主憔悴”大略等于如斯吧。终末两句,纵览全文,表达离情,这秋景预料当日的分裂,又未免伤感于韶华易逝,她心中的烦嚣无东说念主诉说,只可独自伤感。

温庭筠的这首词不长 首页,寥寥几句,却将秋风孤寂中一位相念念入骨的女子写得轻重缓急,这是他的上流之处。关于这首词,群众有什么主张?接待悉数筹议!

温庭筠欧阳修杨柳堕秋风玉胡蝶发布于:天津市声明:该文不雅点仅代表作家本东说念主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业绩。

热点资讯

相关资讯

Powered by kaiyun下载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